旧梦,新生

9月12日收到公司飞行员报到的通知,终于全部都通过了,9月19日到深圳报到,在公司先待大概两个月左右,再去美国航校学习。

一切来得太快,我已经做了大半年的心理准备,依然觉得一切来的太突然,当我还正悠哉的准备再好好的跟机务的兄弟们一起工作两个月左右的时候,报到通知就这么来了,这就是深圳速度,这就是当年深航去筹建昆明航的时候让昆明人赞叹的深圳速度。

接到通知到报到只有一周的时间,转眼就是人生中最后一个夜班、最后一个中班、最后一个过站、最后一个航后、最后一次签署工卡,每一个第一次我都还记忆犹新,却突然就要迎来每一个最后一次了,除了不舍以外,更多的是感觉其实是不可思议。

最后一天上班的班前会,我告诉大家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了,说了些感谢、祝福的套话却也是真心话,真心希望每一个人能够竭尽全力去争取每一件看似不可能却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希望上天真的能眷顾每一个人。

 

下班时,我幻想的一一拥别的矫情桥段当然是没有出现,大家都是男人,情感藏的深,我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一天下班回到家,给大家发了封告别的邮件,本来早就构思了很多内容,却最终没打几个字就发了。后来吃饭时一位大哥在喝过酒之后说他看着那封邮件眼角都湿润了,我当然相信这是酒后吐真言。“如果不曾一起吃过苦,不能称之为兄弟”,我在邮件结尾是这么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