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

2月10日,做了一个纠正鼻中隔偏曲和治疗鼻炎的手术。

本来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切开了鼻中隔的皮肤,切下了几片软骨,缝了两针,然后用价值1700元的某种止血绫从鼻孔一插到底,导致三天头痛、流泪,整个面部浮肿,而已。

之前的三天我一直处于头晕头疼的状态,只能通过睡觉来度过痛苦的时间,了解我的朋友应该也注意到我甚至连Twitter和新浪微博都没那么话痨了。今天中午才刚刚抽去插在鼻腔里的填充物,终于让我恢复了神志。总算有可能坐下来整理一下。

一切都是新的

没写博客的这一个月其实挺忙乱的,原因很简单——“我买房了”。

一切都很突然,从决定买到最终买下估计也就20天的时间。刚开始其实只是想随便看看而已,但是考虑到反正以后要出去租房也麻烦得很,要想住好一点花的房租恐怕跟买房的月供差不了多少。于是就有了干脆买一间小户型住着的想法。我的生活整个都很web2.0,所以买房最开始也是从网上找,由于新楼盘要装修什么的太麻烦,我自己一个人还要上班实在是盯不过来,而且交房又慢,实在是不适合我这等事情看准了就特别急性子的人。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新楼盘往往入住率很低,买房投资而不是自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整个小区都没几户住人的感觉很不好。所以最终决定在买一个二手房。

波澜不惊的一个月

距离上一个篇日志已经有一个月了。期间有一次冲动有感慨想写点什么,结果碰巧域名解析不知为何出了问题,等到恢复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写的冲动了,而等到现在,我已经忘记我当时想写的是什么了。

人的记忆力总是很差,尤其是对我而言,能够瞬间理解很多东西,也能瞬间把我所理解的一切都忘记。一直觉得我应该配备一个世上最便利的记录器,把我的很多想法都记下来,那我活的肯定比现在清楚明白得多。可是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没有:Evernote也要打字;录音、摄像这些都更加不靠谱。有没有办法能够当我在拥挤的连手都拿不出来的公交车上记下脑中闪过的东西呢?似乎似乎是太难了,还是应该提高一下自己的记忆力才好。

之前过去的这一个月很平静。不能说平静,应该是平稳。

工作上终于开始独立干活了。孤身面对向我滑行而来的飞机,天知道上面会有什么问题?也许只是小桌板坏了需要调节,也许悲剧点乘务妹妹告诉我“I’m sorry但是厕所堵了”,也许机轮或者发动机直接悲剧了,也许机组下来之后忘了关气象雷达给我来个十万倍的X光照射让我断子绝孙?每天都是不同的情况,这很像薛定谔的猫。

四月十日回赣州

四月九日,我妈生日,于是四月十日我又回家了一趟。
距离上次回家时间很短。爸爸身体渐渐恢复了,气色也好多了,每天都在吃我妈找人做的有山楂、阿胶、芝麻之类的东西做成的一种膏,也终于开始每天都回家吃饭,这对于一直担任办公室主任的天天都有应酬的他确实很不容易。不过年纪大了,真的要注意保养身体。
妈妈开始问我有没有看上哪家姑娘,没想到我也到了这样的时候…我不想太早结婚,毕竟现在很不安定,根本没资本。可是我妈却一直要求必须二十六七岁结婚,对我而言还是有点早。妈妈身体其实已经比较虚了,昨天晚上26度的天气她就觉得有点冷了。也许为了她我真的需要早结婚了。
四月十一日下午,坐在我妈那辆已经报废的摩托车上在赣州市内逛了逛。拿着相机乱七八糟拍了不少,赣州很美啊,那些看起来像旅游景点一样的地方,其实只是在市内而已。

浮桥 – 这个桥是用木板搭成的,下面是船,直接飘在水面上,所以不论水涨多高,这个桥都能使用,很有意思。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不过这个浮桥也是有年头了的。夏天经常还有人在附近游泳。

奔向广州

1月31日就要奔向广州了。

终于还是要去了,那才是我要待比较长时间的地方。

广州是南中国的首都。

这几天一直在参加各种饭局,有些是我自己安排的,有些是别人找我的。

《老男孩》

近段时间很火的一个电影,长度不长,却能感动每一个经历过青春的人。

演员演技也许不是很好,也许片尾曲的唱腔没有过人之处,但是那歌词真的写的像一把刀,深深刻入你的骨髓,让我内牛满面80后早期的同学们应该更有感触吧。

BTW,真是年纪越大越容易感慨了,好几次都有鼻酸的感觉。

《老男孩》

《把时间当作朋友》读后感

最近正在读李笑来的《把时间当作朋友》这本书,这不是一本一般意义上的成功学书籍。它并不是为了说服你,你如果按照本书的方法就一定能成功,也不是为了告诉你你该如何的磨练、受苦。

本书的核心在于说明一点:“心智的力量”。合理运用心智的力量,控制自己,做自己大脑的主人,而不是被大脑、被荷尔蒙、被冲动、被懒惰左右你的行为,影响你的生活,改变你的心情。

我认为这是一本会改变一生的书籍,下面也是一些其他读者的读后感节选:

有人说,如果早读这本书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么说太夸张了!但我觉得:会的。改变人生命运的无非两样东西:一个是你读过的书,一个是你遇到的人。
这本书颠覆了一些我早已根深蒂固的观念,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但,我并不觉得读他太迟了,反而庆幸自己有了很多切身体验后才读到他,这让我更为受益。本想把这本书的读书笔记贡献出来,但还是希望朋友们能去读这本书的原文,想必会体会有更多、更深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