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新的

没写博客的这一个月其实挺忙乱的,原因很简单——“我买房了”。

一切都很突然,从决定买到最终买下估计也就20天的时间。刚开始其实只是想随便看看而已,但是考虑到反正以后要出去租房也麻烦得很,要想住好一点花的房租恐怕跟买房的月供差不了多少。于是就有了干脆买一间小户型住着的想法。我的生活整个都很web2.0,所以买房最开始也是从网上找,由于新楼盘要装修什么的太麻烦,我自己一个人还要上班实在是盯不过来,而且交房又慢,实在是不适合我这等事情看准了就特别急性子的人。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新楼盘往往入住率很低,买房投资而不是自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整个小区都没几户住人的感觉很不好。所以最终决定在买一个二手房。

同学,其实你可以不用周游世界【转】

(一)

昨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她说她要去听一个讲座,讲演者是她崇拜的人,因为她想到既然世界末日要来了,不如放下工作,周游世界,写书……

我一听到“周游世界”一词,差一点没有喷出自己喜爱的绿豆粥,惊诧:“怎么又有周游世界了!!”

我丝毫没有贬低朋友偶像的意思。但最近听说了太多的“周游世界”了:老夫妻卖房周游世界,小年轻辞工作周游世界,某帅哥背着包吃遍世界(这个我羡慕,但不是羡慕他的帅而是羡慕他的吃)……

我想说,同学,其实你可以不用周游世界。

要是没有发现身边美的能力,跑再远的地方的也没有用。

交那么多钱挤火车到西藏,排着队进布达拉宫,拿着“清朝大炮”对着那些朝圣者咔咔地照相,然后回来说我受到了心灵的洗礼受不了北京污浊的空气领哈根达斯月饼还得排队,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年假之旅 之贰 福州

接上一篇 《年假之旅 之壹 南京》

离开南京之后,我的下一站是福州。稍有不便的是公司并没有南京到福州的航线,不得已我只能选择从南京到晋江,再从晋江坐高铁到福州,路上虽然有转乘一下有少许麻烦,不过反而能省不少钱而且路上看看风景其实也不错。

福建真是一个很美的地方,高铁沿线两边都是青山蓝天白云,从车里往外看,感觉像是在水族馆里一样。

福州本来就不是一个旅游城市,我去那主要是为了去福州机场找几个在厦航工作的大学好友聚一聚。有感慨的是福州又叫榕城,是C得名的地方,多余的话不说也罢。

波澜不惊的一个月

距离上一个篇日志已经有一个月了。期间有一次冲动有感慨想写点什么,结果碰巧域名解析不知为何出了问题,等到恢复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写的冲动了,而等到现在,我已经忘记我当时想写的是什么了。

人的记忆力总是很差,尤其是对我而言,能够瞬间理解很多东西,也能瞬间把我所理解的一切都忘记。一直觉得我应该配备一个世上最便利的记录器,把我的很多想法都记下来,那我活的肯定比现在清楚明白得多。可是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没有:Evernote也要打字;录音、摄像这些都更加不靠谱。有没有办法能够当我在拥挤的连手都拿不出来的公交车上记下脑中闪过的东西呢?似乎似乎是太难了,还是应该提高一下自己的记忆力才好。

之前过去的这一个月很平静。不能说平静,应该是平稳。

工作上终于开始独立干活了。孤身面对向我滑行而来的飞机,天知道上面会有什么问题?也许只是小桌板坏了需要调节,也许悲剧点乘务妹妹告诉我“I’m sorry但是厕所堵了”,也许机轮或者发动机直接悲剧了,也许机组下来之后忘了关气象雷达给我来个十万倍的X光照射让我断子绝孙?每天都是不同的情况,这很像薛定谔的猫。

在广州

首先各位新年快乐!!

实际上1月31号就到广州了,不过这段时间一直在买些东西、熟悉环境,再加上网速很烂,所以也没时间写篇博客。

我现在住的是深航在广州的公寓楼,在花都区,距离市中心三十五公里左右,这里基本不能算是广州,以前是一个独立的市吧,各种设施基本都有,超市商场什么的虽然不算高级但是也完全够用了,昨天闲得没事在街上闲逛发现甚至连Levis都有的。基本是一个南方典型小城市的造型,感觉倒也不错。

以前也许是个酒店吧,设施什么的比如家好多了,而且房间超大,厕所基本上有我在深圳三人合租的一室一厅三分之一大。虽然现在我们还是三个人住,但是这房间真的太大了,放了三张宽到几乎正方形的大床、还有一个三人沙发、两个巨大的衣柜、落地镜子什么的。吃饭可以订公司的饭,会送到宿舍,早饭三块、午饭晚饭五块,总之一切都是低消费得很。上班都有公司班车来接,大概半小时到机场,也是很方便的。

奔向广州

1月31日就要奔向广州了。

终于还是要去了,那才是我要待比较长时间的地方。

广州是南中国的首都。

这几天一直在参加各种饭局,有些是我自己安排的,有些是别人找我的。

她叫苏紫紫,90后全裸模特,人大大二学生。

她叫苏紫紫,90后全裸模特,人大大二学生。

强拆和上访铸就了一个坚强的女生。

我很喜欢视频里这句话:

“我对陌生人没有过多的欲求,只是单纯的希望,他们在打量我这个怪物的时候,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即使偶然挡住,也能善意的离开,让我在这不可多得的阳光下捕获一丝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