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澜不惊的一个月

距离上一个篇日志已经有一个月了。期间有一次冲动有感慨想写点什么,结果碰巧域名解析不知为何出了问题,等到恢复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写的冲动了,而等到现在,我已经忘记我当时想写的是什么了。

人的记忆力总是很差,尤其是对我而言,能够瞬间理解很多东西,也能瞬间把我所理解的一切都忘记。一直觉得我应该配备一个世上最便利的记录器,把我的很多想法都记下来,那我活的肯定比现在清楚明白得多。可是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没有:Evernote也要打字;录音、摄像这些都更加不靠谱。有没有办法能够当我在拥挤的连手都拿不出来的公交车上记下脑中闪过的东西呢?似乎似乎是太难了,还是应该提高一下自己的记忆力才好。

之前过去的这一个月很平静。不能说平静,应该是平稳。

工作上终于开始独立干活了。孤身面对向我滑行而来的飞机,天知道上面会有什么问题?也许只是小桌板坏了需要调节,也许悲剧点乘务妹妹告诉我“I’m sorry但是厕所堵了”,也许机轮或者发动机直接悲剧了,也许机组下来之后忘了关气象雷达给我来个十万倍的X光照射让我断子绝孙?每天都是不同的情况,这很像薛定谔的猫。

上岗考试终于结束

这一年来不断的培训、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考试、不断的考验,终于在昨天画上了一个逗号。刚进公司这一年是我高考之后真正可以称之为奋斗的一年,一切都是自发的,为了心中的那啥。别人我不知道,是否每一个人都会在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充满雄心壮志最后被现实打击得体无完肤,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一定能坚持下去,但是我只知道要走好当下的每一步。

考完笔试时照了张照片,结果其实笔试考得并不怎么好,由于之前工作原因错了一次培训,而那一次的培训含金量很高,所以这一下被别人拉开了距离。

实操部分表现不错,感觉自己是那种懂8分就能给别人讲到12分的人,所以口试之类的考试对我而言是最有利的,而死记硬背、咬文嚼字的笔试相比之下是我不善于的。

按照比例而言,第一名的人可以涨10%的工资,前五名的人可以涨5%,由于笔试的表现不佳,所以一切都很难了,反正一切结束,只能稍安勿躁等待结果了。万一运气好能险胜呢?

一个人的心是怎样,那他的世界就是怎样。

一个人的心是怎样,那他的世界就是怎样。

有时候一天起来觉得阳光那么明媚,这个时候的世界真是美好,看什么都很漂亮,闻什么都很舒服,吃什么都美味,听什么歌都觉得好听,早上刚起床的时候所有的 感觉器官都刚刚休息好、苏醒了。一天辛苦的结束,再来看这一切,有时候就变味了,变的不是世界——我相信景物都没变,食物都没变,那旋律都没变——而是自己。

反过来,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世界来认识自己的内心。

想想儿时的回忆是否特别纯真而美好,远好于现在的生活,但是实际上呢,那种哪天捡到五毛钱就能高兴好长时间、整天到处捡易拉罐瓶子卖的日子真的有那么美好吗?那是因为那时自己的心比现在更纯美。

想想最近是不是感觉世界越来越无聊、无趣,难道世界变了吗?

这也可以看到别人的内心。

一个老是抱怨的人,绝不是他的生活真的那么不公,而是他自己有着一颗烦闷的心。

婴儿为什么看到很多东西都会笑?

一 个国家的政党喜欢用“利益论”来评论人和事,比如“西方国家轰炸利比亚肯定是为了石油”,比如“Google推出语音发Twitter服务肯定是美国政府 在背后指使的”。当人没有信仰时,他心里就只有利益,并且认为其他人也会像他一样。另外他们还极力掩饰自己身上有屎,会一直说他人身上有很多屎。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改变世界,但是至少我觉得自己现在不能。

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建筑自己的世界,就像盗梦空间里的筑梦师。
改变世界,其实就是改变自己,自己变了,世界就变了。

完美世界,其实就是完美自己,自己完美了,世界也就完美了。

奔向广州

1月31日就要奔向广州了。

终于还是要去了,那才是我要待比较长时间的地方。

广州是南中国的首都。

这几天一直在参加各种饭局,有些是我自己安排的,有些是别人找我的。

她叫苏紫紫,90后全裸模特,人大大二学生。

她叫苏紫紫,90后全裸模特,人大大二学生。

强拆和上访铸就了一个坚强的女生。

我很喜欢视频里这句话:

“我对陌生人没有过多的欲求,只是单纯的希望,他们在打量我这个怪物的时候,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即使偶然挡住,也能善意的离开,让我在这不可多得的阳光下捕获一丝生的希望。”

暗恋的道德 – 梁文道《我执》

暗恋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托马斯·曼在《魂断威尼斯》中不无附会地引述了苏格拉底的话:“求爱的人比被爱的人更加神圣,因为神在求爱的人一边,而非在被爱者那头。”然后他自己再评论道:“这也许是至今最有情味也最可笑的念头,七情六欲的一切诡计狡诈和它们最隐秘的乐趣皆由此诞生。”

神为什么会站在求爱者那一方呢?曾经有人认为,那是因为单恋不会伤害人。这种说法预设了爱情与伤害的共生关系,有爱必有伤,世界上没有不受苦不挨疼的恋爱。而单思和暗恋,受苦受伤的顶多是自己,对方却毫无知情,也不必假装同情,更没有回报的责任。既然这不是个双向回馈流程,你又怎么可能损及对方毫发?所以单恋是最高尚最富道德情操的一种爱恋形式。

可是别忘了单思的幻想作用。单思的人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愿意为了对方最微小的幸福而付出最大的代价,愿意牺牲一切去完成对方的心愿。就算发现对方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他也以为自己那默默守护的态度才是最伟大的爱,正如凡人看不见摸不着的守护天使。甚至,他会不自量力地认为对方爱情是自己的甘心成全。当恋人受伤或者遭到抛弃,自己就会象天使一样现身抚慰。

然而他现身了吗?他现身过吗?没有。因为这是单恋,一种不采取任何行动的恋爱。由于没有行动,所以一切行动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在脑海之中。幻想,当然是无所不能的。又由于一切行动都未曾发生,根据论理学的基本原则,也谈不上善和恶,道德或不道德。只有实际的行为才配得上道德判断,所以单恋,其实是超越善恶的爱恋。

– 《我执》梁文道

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单恋,但是上面这段文字我很喜欢。

《我执》是一本杂散的书,像日记。

读起来感觉慢慢的。

沉没成本

这是一个经济学词汇,却能够影响到我们日常的决策。

“沉没成本(Sunk Cost)”(或称沉淀成本或既定成本)的概念,代指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

沉没成本常用来和可变成本作比较,可变成本可以被改变,而沉没成本则不能被改变。

举例来说,如果你预订了一张电影票,已经付了票款且假设不能退票。此时你付的价钱已经不能收回,就算你不看电影钱也收不回来,电影票的价钱算作你的沉没成本。

以上摘自维基百科。

显然的,沉没成本是无法挽回的,不应当作为决策依据。我们做决策时应当去争取改变那些可以改变的,而不是去顾虑沉没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