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Pilot

今天终于颇为坎坷地完结了私照的课程,总共飞了71天,59.6个飞行小时,126个起落。最为奇葩的是,我似乎成为了航校有史以来中国学员中拿下私照所用小时数最少的学员,以至于教员拉着我到各个办公室炫耀。

我一直觉得三道杠里面的第一道杠也许会是最重要的,这意味着我从一个普通人终于变成了一个飞行员。

而今天的经历可说是一波三折。

24岁了

十一天前就24了,好像是12的整数倍。

请我们宿舍的哥们去吃了顿屌丝的中国自助餐,吃到了这边沃尔玛买不到的鱼,不过那鱼肉口感给人感觉已经冰封半个世纪了后拿出来蒸的吧。一般在国内吃自助就是猛吃各种肉,现在在这边就是猛吃各种水果…每个人才十刀,真的随随便便吃吃几口水果就吃回来了。服务员和老板娘都会说比较蹩脚的中文,给人感觉还挺亲切。

下面这个蛋糕其实是今天才吃的,它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蛋糕,太好吃了…

在美国,本命年

早就知道要去美国学习飞行一年的。

经过在深圳总部近四个月的等待和准备,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告别餐,经过略有波折的香港-东京-洛杉矶-奥兰多、为什么别人都有老外主动聊天我旁边都是睡觉或者带耳机连个练口语机会都没有的23小时旅程,美国东部时间2013年1月30日晚八点,我终于抵达了与中国有13个小时时差的大都市奥兰多旁边的小镇桑福德的郊区的一片小木屋住宅区,也就是自己将要居住一年的地方。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看不清周围的情况,简单的分好宿舍之后,我们就拎包入住了。居住环境可以说相当不错,是一排十来栋只有两层楼的木房子,挺新的,每间屋应该有八十平米左右大小,住四个人,两房两卫一厅一厨,家居、电器基本都有,而且都是全新的,房间有明显的宜家风格,家居质量都比较一般,但是配色和布置都简单整洁。当晚我就录了一段像介绍整间屋子,当然到现在也还没有发给任何一个人看过。略微收拾之后,带着时差带来的神奇亢奋和困倦,带着全新环境的兴奋,带着旅途的疲惫渐渐入睡了。

旧梦,新生

9月12日收到公司飞行员报到的通知,终于全部都通过了,9月19日到深圳报到,在公司先待大概两个月左右,再去美国航校学习。

一切来得太快,我已经做了大半年的心理准备,依然觉得一切来的太突然,当我还正悠哉的准备再好好的跟机务的兄弟们一起工作两个月左右的时候,报到通知就这么来了,这就是深圳速度,这就是当年深航去筹建昆明航的时候让昆明人赞叹的深圳速度。

接到通知到报到只有一周的时间,转眼就是人生中最后一个夜班、最后一个中班、最后一个过站、最后一个航后、最后一次签署工卡,每一个第一次我都还记忆犹新,却突然就要迎来每一个最后一次了,除了不舍以外,更多的是感觉其实是不可思议。

最后一天上班的班前会,我告诉大家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了,说了些感谢、祝福的套话却也是真心话,真心希望每一个人能够竭尽全力去争取每一件看似不可能却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希望上天真的能眷顾每一个人。

 

下班时,我幻想的一一拥别的矫情桥段当然是没有出现,大家都是男人,情感藏的深,我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一天下班回到家,给大家发了封告别的邮件,本来早就构思了很多内容,却最终没打几个字就发了。后来吃饭时一位大哥在喝过酒之后说他看着那封邮件眼角都湿润了,我当然相信这是酒后吐真言。“如果不曾一起吃过苦,不能称之为兄弟”,我在邮件结尾是这么写的。

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大事

在你的生命里,经历了一些很重大的事情,可是你并不知道。

5岁那年,爸爸下班回来,你跑去迎接他,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不过没有受伤。你并不知道,就在你摔倒的地方往左两厘米,立着一根小钉子,如果你稍微偏一偏,左眼就失明了。

10岁那年,你一个人在家煮方便面,刚把水壶放到煤气炉上,就接到妈妈的电话让你去姥姥家,你完全忘了开着的煤气炉,锁上门就走了。多么幸运,当壶里的水被烧干了,煤气正好用完了。一场势不可挡的火灾没有发生。

15岁那年,某天晚上,你下了晚自习,像往常那样回家,你肯定没有想到,在刚刚经过的那条小路上,几个小流氓欲拦住你图谋不轨,可是刚好一对夫妻走了过来,坏蛋们一胆怯,放过了你。

25岁那年,你怀着孕,不小心感冒了,去医院打针时粗心的大夫开错了药。当护士拿着会致胎儿畸形的甲硝唑准备给你打时,路过的护士无意间看了一眼,刚走过去又折回来,悄悄提醒那个护士说,孕妇不能用这个药啊。谁也不知道,如果那天药打进去,会是什么结果,反正你是幸运地躲过了厄运。

手术

2月10日,做了一个纠正鼻中隔偏曲和治疗鼻炎的手术。

本来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切开了鼻中隔的皮肤,切下了几片软骨,缝了两针,然后用价值1700元的某种止血绫从鼻孔一插到底,导致三天头痛、流泪,整个面部浮肿,而已。

之前的三天我一直处于头晕头疼的状态,只能通过睡觉来度过痛苦的时间,了解我的朋友应该也注意到我甚至连Twitter和新浪微博都没那么话痨了。今天中午才刚刚抽去插在鼻腔里的填充物,终于让我恢复了神志。总算有可能坐下来整理一下。

同学,其实你可以不用周游世界【转】

(一)

昨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她说她要去听一个讲座,讲演者是她崇拜的人,因为她想到既然世界末日要来了,不如放下工作,周游世界,写书……

我一听到“周游世界”一词,差一点没有喷出自己喜爱的绿豆粥,惊诧:“怎么又有周游世界了!!”

我丝毫没有贬低朋友偶像的意思。但最近听说了太多的“周游世界”了:老夫妻卖房周游世界,小年轻辞工作周游世界,某帅哥背着包吃遍世界(这个我羡慕,但不是羡慕他的帅而是羡慕他的吃)……

我想说,同学,其实你可以不用周游世界。

要是没有发现身边美的能力,跑再远的地方的也没有用。

交那么多钱挤火车到西藏,排着队进布达拉宫,拿着“清朝大炮”对着那些朝圣者咔咔地照相,然后回来说我受到了心灵的洗礼受不了北京污浊的空气领哈根达斯月饼还得排队,那又有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