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我为什么买了一台二手小米平板1?

一直在用2012年买的iPad mini 1,竟然不知不觉一用就是四年。很多人都在唱衰平板市场,销量下滑、创新乏力、需求降低。是啊,一个电子产品,可以用四年不换,并且依然可以保持它的基本可用性:看视频、看文档、看RSS订阅、逛淘宝。如果不是我格外挑剔的话,感觉它还能再战两年。
想换掉它的原因首先还是一些细微的小问题:

1、看视频有时候会闪退;

2、系统到iOS8就不敢再升级了,一定会卡出翔;

3、iOS实在是看腻了;

4、我需要后台自动更新RSS内容并且下载图片,这样可以在飞行期间阅读,而iOS的后台同步功能如迷一般不可捉摸;

5、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需要的同步大型PDF文件的功能,没有找到方法在iOS上完美实现自动同步。

飞行这份工作需要不断的学习,所以我经常阅读、查阅飞行手册,大概几个200MB左右的PDF文档,我喜欢在上面做标记,但是保持这些标记与电脑硬盘里的PDF们同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最开始我一直使用Goodreader + Dropbox的云端同步方式,不过由于国内的网络环境你懂的,大文件的同步异常的艰难,不只是慢,而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网络几乎不可能支持连续上传200MB的内容而不中断,并且也不支持断点续传。

云端既然不现实,我想到最靠谱的方法就是利用局域网进行同步、而不是走云端,现在bittorrent出的Sync软件就可以做到,但还是卡在了iOS的文件访问机制上,Sync app同步下来的文件,在Goodreader里面打开之后,就是被复制了一份到Goodreader的存储空间里面,我在上面所做的任何修改,都不可能再在Sync里面自动同步回电脑端。让同一个文件既能被Sync同步,又能被PDF阅读器修改保存?这不是Android轻松可以做到的事吗?

这事没这么快

这段时间全中国大街小巷里只要还有一点余力关注新闻的人,都在谈论着同一个问题——这么大个飞机到底去哪了?

我本人也收到了很多亲戚朋友提出的问题, 因为我本身就身处这个行业的第一线,大家都希望我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到现在为止我依然无法理解这整个事故。

跨洋飞机拥有甚高频(VHF)、高频(HF)两种总共四至六套完全独立的地空语音通讯系统,两套收发机(Transponder)提供给空管雷达高度位置等信息,关键时刻还有可自行供电的紧急定位发射装置(ELT)。然而即使是这样高度冗余安全的系统,居然依然没有提供给机组一丝的机会给地面发出最后的求救,在万米的巡航高空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飞机不是高空解体导致全员瞬间休克死亡,我无法想象要怎样才能让成熟的机组人员没有发出最后的呐喊。

诚然,看似庞大的777,其实在茫茫大海中犹如沧海一粟,确实很难寻找,可是目前如此大规模的搜救团队,甚至动用了卫星拍摄等技术,依然无法找到一丝线索哪怕一片残骸,这也稍微有点蹊跷吧?——从目前未能在海面找到漂浮物这点看来,似乎飞机又是较为完整的扎入了海底,这又与上一段我的判断完全矛盾了。有人用法航那次的时间来比,可是,这次是在泰国湾内啊,洋流平缓、深度较浅而且面积不算太大,时间上估计应该还是要乐观一点的。

两个假护照的哥们目前似乎被判断为是偷渡客而非恐怖分子,于是这事件到底与恐怖活动是否有关呢?

以上就是我的满头雾水。

从现在的进度来看,这事没这么快,尤其是关键的黑匣子,要找到它更是大海捞针。但我相信一定会有结果,而且一定不是伪科学。

下面是我转载的和菜头发表的文章,感觉还是很有道理,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很着急,什么事情都希望立刻水落石出,而且民众的热心也持续不了多久,但这次,这事真没这么快。

————————————————————————

《别刷了,都洗洗睡吧。》——和菜头

24岁了

十一天前就24了,好像是12的整数倍。

请我们宿舍的哥们去吃了顿屌丝的中国自助餐,吃到了这边沃尔玛买不到的鱼,不过那鱼肉口感给人感觉已经冰封半个世纪了后拿出来蒸的吧。一般在国内吃自助就是猛吃各种肉,现在在这边就是猛吃各种水果…每个人才十刀,真的随随便便吃吃几口水果就吃回来了。服务员和老板娘都会说比较蹩脚的中文,给人感觉还挺亲切。

下面这个蛋糕其实是今天才吃的,它很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蛋糕,太好吃了…

在美国,本命年

早就知道要去美国学习飞行一年的。

经过在深圳总部近四个月的等待和准备,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告别餐,经过略有波折的香港-东京-洛杉矶-奥兰多、为什么别人都有老外主动聊天我旁边都是睡觉或者带耳机连个练口语机会都没有的23小时旅程,美国东部时间2013年1月30日晚八点,我终于抵达了与中国有13个小时时差的大都市奥兰多旁边的小镇桑福德的郊区的一片小木屋住宅区,也就是自己将要居住一年的地方。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看不清周围的情况,简单的分好宿舍之后,我们就拎包入住了。居住环境可以说相当不错,是一排十来栋只有两层楼的木房子,挺新的,每间屋应该有八十平米左右大小,住四个人,两房两卫一厅一厨,家居、电器基本都有,而且都是全新的,房间有明显的宜家风格,家居质量都比较一般,但是配色和布置都简单整洁。当晚我就录了一段像介绍整间屋子,当然到现在也还没有发给任何一个人看过。略微收拾之后,带着时差带来的神奇亢奋和困倦,带着全新环境的兴奋,带着旅途的疲惫渐渐入睡了。

旧梦,新生

9月12日收到公司飞行员报到的通知,终于全部都通过了,9月19日到深圳报到,在公司先待大概两个月左右,再去美国航校学习。

一切来得太快,我已经做了大半年的心理准备,依然觉得一切来的太突然,当我还正悠哉的准备再好好的跟机务的兄弟们一起工作两个月左右的时候,报到通知就这么来了,这就是深圳速度,这就是当年深航去筹建昆明航的时候让昆明人赞叹的深圳速度。

接到通知到报到只有一周的时间,转眼就是人生中最后一个夜班、最后一个中班、最后一个过站、最后一个航后、最后一次签署工卡,每一个第一次我都还记忆犹新,却突然就要迎来每一个最后一次了,除了不舍以外,更多的是感觉其实是不可思议。

最后一天上班的班前会,我告诉大家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了,说了些感谢、祝福的套话却也是真心话,真心希望每一个人能够竭尽全力去争取每一件看似不可能却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希望上天真的能眷顾每一个人。

 

下班时,我幻想的一一拥别的矫情桥段当然是没有出现,大家都是男人,情感藏的深,我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一天下班回到家,给大家发了封告别的邮件,本来早就构思了很多内容,却最终没打几个字就发了。后来吃饭时一位大哥在喝过酒之后说他看着那封邮件眼角都湿润了,我当然相信这是酒后吐真言。“如果不曾一起吃过苦,不能称之为兄弟”,我在邮件结尾是这么写的。

几定

转眼居然快四个月没有更新博客,其实期间写过几篇,说说人生的大道理,结果写到一半发现这样的干货高密度哲理文章实在不适合我,都是写到一半被弃置。

经过半年多的折腾,终于几乎确定:我转飞了,不修飞机了,而是将要成为一名飞行员。

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转折,一直趴在地上的我,居然有机会飞在万米的高空。

3月10日           面试初试、英语笔试和复试,淘汰率80%,太巧了,正好是我的生日

4月9、10日      民航局一次体检,淘汰率60%,太巧了,正好是我妈的生日

5月8日              美国航校面试,第一次参加者淘汰率70%,太巧了,什么日子也不是

7月10、11日    民航局二次体检,淘汰率似乎是0%,因为大家都是通过了第一次体检的

7月20日           民航局心理测试,在北京,未完成,淘汰率?%

已经不愿意去算这通过率是百分之几了,之前算过,让我很自恋;但是看看我身边同样过了每一关的每一位准飞行学员、每一位已经在飞的大哥,大家的通过率都是100%,统计学只对群体样本有效,对个体而言只有0和1。

——————————————————————————————————————————————

半年来如此多的巧合和努力,让我彻底理解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古话:

白云机场的新航A380

昨天上班前就听说白云机场140号位停了一家新加坡航空的A380,于是上班之后连办公室都没进就飞奔过去围观了,正好带了相机一顿狂拍…感觉上来说应该是因为太高了,所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震撼的大,不过那巨大的下垂机翼、巨大的四台发动机和22个起落架轮胎还是让人感受到了这能装850多人的庞然大物的力量。

此时飞机已经推出了,开车走人了。

可惜只能用这小破客梯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