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tice Area Solo

所谓Practice Area Solo(PAS),就是一个人飞出去到机场20海里左右距离的某个地方去转一圈再回来。今天完成第一次PAS,比想象的更有意思多了,因为发生了好几个意想不到的小状况。

刚开始,带着教员飞到要去的地方转了一圈回来,熟悉了整个流程之后就把他放下,一个人飞过去再回来。

刚开始一切顺利,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空管跟我说右前方有飞机,然后blablabla说了一堆地点描述它的位置,我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于是只能说“Still looking for traffic”,过了三十秒左右,空管跟我说“turn left heading 180 immediately and climb to 3000”,这说明飞机确实离我很近了,我就赶紧左转爬升,顺便看我的右侧,终于看到了它,感觉确实不远,不过已经在向我后方移动了,没有任何影响。

返程之前,收听了机场的天气情况ATIS,结果有阵风19节,这是超过solo的安全标准的,但是阵风总是一阵一阵的时有时无,于是我开始掉头回去准备落地前再确认一次风。然后开始跟空管说话,等到继续前进的许可之后,我就开始降高度继续飞,结果这哥们居然把我的呼号给弄错了,一直在喊CNN210,而实际上我是CNN220,他叫了五次,刚开始是“connection two ten”,最后叫成了“connection two-one0-zero”,一字一顿无比清晰,依然没有人回应。我就开始想,这哥们是不是叫错了,于是问他“is that for connection two twenty”…他确认了我的squawk识别号之后,说“sorry”…

然后就开始引导我做一个并非正常程序的进近(当然这是因为他知道我是飞行学员一个人在飞,想要帮我),于是我被他一步一步引导到了9L跑道的8海里左右延长线上,然后让我自己瞄着跑道直飞过去落,距离跑道还有大概1海里、高度700尺的时候,我跟塔台又确认了一次风,这下阵风增大到了29节…于是我决定复飞,跟塔台说“Sanford Tower, CNN220, go around for the gusting wind 29kt”,这时候我距离跑道头还有半海里,塔台似乎有点措手不及,以为我自己进近没有把握好高度,说如果你觉得现在自己太高了你可以落在跑道的中后部分(因为9L这条跑道有足足10000尺长,而我的小飞机落下来只需要600尺的跑道),我说“Negative, the gusting wind is beyond my limitation, I would like to go around, make a left pattern and see what happens to the wind”,,塔台似乎比较无语,只能说“Roger”,于是就复飞了。

转回来之后给了我9C跑道,相比9L,它窄了一半、短了三分之二。期间塔台又犯错误了,让我连转两次,最后一次终于正确了,说“Disregarding the previous instruction, runway 9C, No.1 clear to land”。再一次对准跑道之后,塔台说风也没问题了,于是终于落了下来。

之后一路顺利滑回停机坪。教员用手持无线电一直也在监听我跟空管的对话,表示对他们非常无语。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次实在是飞的太有意思了,小状况让本来按部就班的事情变得有意思,而且也可以积累很多经验,以后真是啥也不怕了,反正感觉他们一听我是student solo,就很有耐心,不用担心。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